• 【我的脱贫故事】屠应芬:帮扶暖心 生活舒心

    我叫屠应芬,今年54岁,西秀区轿子山镇讨兑寨村人。[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代平:初心不改 再建新功

    从农家少年到退伍军人、机关干部、驻村第一书记、党员突击队队长,再到村党支部书记,曾经的部队生活让我养成了坚韧的意志和积极向上的态度,如今在脱贫攻坚道路上,我始终坚定不移的跟党走,做好群众脱贫致富的领路人。[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龙忠云:搬到了城里 过上了好日子

    像我这样已经年过半百的农村人,做梦都想不到能到县城住上这样有漂亮又宽敞的新房子,过着幸福的新生活。我要感谢党中央对我们麻山地区贫困群众的深情厚爱,感谢党和政府对我们的热情帮扶和关心……我叫龙忠云,今年50岁了,原来是紫云自治县宗地镇宗地村村民,宗地镇属于典型的石漠化贫困区,山高坡陡,土地贫瘠,更严重的[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赵东升:土里种出幸福生活来

    我叫赵东升,平坝区羊昌乡九龙村的村民,年底了我正在盘算着今年种地的收成:折耳根收入20000多元,辣椒收入4000多元,粮食可以卖15000多元……今年我家种地的收入就有40000多元,相当于一个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的年收入,日子也是过得有滋有味,可谁曾想到,曾经的我也是一名贫困户。   天有不测风云,2011年的一次意[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吴光琼:指尖绣出小康路

     喜档村的妇女几乎人人都会蜡染、刺绣、织布等手工艺,我就思索如何带动妇女把手工技艺运用到脱贫致富中来。任职期间,我带着村里的妇女,找方法,找销路,把“指尖技艺”变为“指尖经济”,让喜档村部分村民逐步走出了贫困。[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田明秀:搬出大山幸福来

     我叫田明秀,今年36岁,是平坝区乐平镇青庄安置点同富社区的易地扶贫搬迁户。4年前,我家还住在距离乐平镇很远的大山深处,一家人挤在上世纪80年代建的小木房子里。木房破烂、潮湿,冬天透风,夏天漏雨,生火做饭,浓烟呛鼻。为了维持生计,多年来,我只好四处奔波打工,只为有一天可以像别人一样,可以有一套像样点的房[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徐文志:搬出“贫困”迎来新生活

    2016年,时任普定县穿洞街道贡达村村支书陈耀到我家里,跟我坐着讲了两个小时的易地扶贫搬迁政策,他说以我家的条件,可以在县城分到100平方米的房子。举家搬迁是一件大事,这让彼时的我感到难以抉择,拿不定主意。随后,通过权衡各方面利弊,我搬进了安置点,开启了新的生活模式。我是普定县穿洞街道贡达村村民徐文志,家[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龙荣章:养殖场里战贫困 脱贫致富不忘恩

    我叫龙荣章,平坝区羊昌乡九龙村村民,2014年因缺资金,被识别为贫困户,回想回去,一股心酸涌上心头:因为没有技术,缺乏资金,当了一辈子农民的我只能做一个老老实实的庄稼汉,因孩子上学,爱人患有原发性高血压,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见肘,那种日子,不知何时是个头,当时我对对未来是心灰意冷。我叫龙荣章,平坝区羊昌乡九[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陈开华:养兔走上致富路

     我叫陈开华,平坝区白云镇高寨村三块田村民。目前,全家8口人,主要产业为养兔,养兔4000多只,家里建起了300多平的小洋楼,一家人日子还算红火。 我们高寨村是一个比较边远的山村,农业产业单一、基础设施薄弱,祖祖辈辈都是种着收成薄弱的包谷,守着“一亩三分地”过日子。我家2014年就开始外出打工,谋取出路,并开展[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张尔超:好政策开启好生活

    我叫张尔超,今年52岁,西秀区杨武乡石平村人。   过去,我们虽然只是普通的农民家庭,种几亩地,农闲时打打零工,一家人也算过得安稳。然而,2008年我的妻子生了一场大病,住院治疗后还需要长期复诊吃药,没多久就花掉了家中为数不多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外债。日常生活开销、两个孩子上学、妻子每个月的药,这些都[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王海:新思路带动新发展

    我叫王海,今年 45 岁,2019年10月,我从西秀区东关办事处派驻到罗仙村任第一书记,肩负着组织的嘱托和信任,投身到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伟大实践中来。罗仙村地处安顺东南近郊,距离城区不到5公里,风景秀丽,空气清新。过去因被大山阻隔,很少与外界联系。1974年起,全村干部群众发扬“愚公移山”精神,历时12年,打通了[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左丛清:乐安村一天不脱贫,我就不离开

    我叫左丛清,2016年3月,我成为了关岭自治县上关镇乐安村的驻村第一书记到村开展扶贫工作。由于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初来乍到的我有些彷徨,群众们也总是用怀疑的眼光看我,这让我在忐忑之中也憋足了一股子干劲。我告诉自己,不能辜负组织对我的信任,一定要把扶贫工作干好干踏实,让老百姓脱贫奔小康。 为了尽快融入村级工[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丁昌平:当好脱贫路上排头兵

    我叫丁昌平,来自镇宁检察院,如今是镇宁自治县本寨镇红坪村驻村第一书记。2017年,当我踏入红坪村时,我发现:村里产业匮乏,党支部后进,基础设施建设差,群众思想落后,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深度贫困村。 巨大的难度摆在眼前,我牢记党组织的重托,扛起责任与担当,誓要让红坪村走上致富路,旧貌换新颜。[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陈文良:脱贫不能“等靠要” 致富还需看自己

    我叫陈文良,是普定县补郎乡和谐村小寨组的一名贫困户,“贫困户”是我多年以前的唯一头衔,现在还可以叫我“养猪能人”。我有5个孩子,在贫困户认定那年,加上我爱人,我家一共7口人,当时5个孩子中最大的20来岁,最小的10岁,有读大学的,读高中的,读初中的,全都还在上学,所以总的来说劳动力就是我和我爱人。 [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李毓文:养羊走上脱贫路

    我叫李毓文,是普定县马场镇上官村龙潭五组的村民,2014年因家庭贫困被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那时候父亲还在,家里人人要吃饭,没有什么收入来源,主要以务农和打点临工为主,心里总是揣摩着如何摆脱贫困的路子。[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李兴桃:只要自强不息,就能改写人生

     我叫李兴桃,今年61岁,是关岭自治县坡贡镇兴姜村的村民,也是一名有着38年党龄的老党员。 回想起当初,由于家庭人口多,负担很重。在家务农就是种些苞谷和水稻,一年到头产的粮食还不够自家人吃,有时候算算账,非但没有赚钱,还亏了些许。我才发现在这山窝窝里搞传统种植只会越来穷,生活不会有好转,日子也没有盼头。[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韩开林:最大的褒奖是群众的笑容

    我叫韩开林,是安顺市总工会选派到关岭自治县坡贡镇兴姜村的驻村第一书记。从2017年7月来到村里,至今已有三年光景。这三年,兴姜村的基础建设日新月异,通村路、通组路、串户路、庭院硬化焕然一新,不再是“晴天灰、雨天泥”的土毛路;二级提灌工程的建设、饮水工程的修整,水池渗漏的加固,蓄水池的修建让农户们打开水龙[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胡一文:再接再励出成绩 为民办事不放松

    自2019年8月参与驻村工作以来,我在县委组织部、市政协机关和镇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平桥村村支两委的大力支持下,完成了从一名市政协行政干部到驻村干部的整体转变,始终本着“再接再励出成绩,为民办事不放松”的工作思路,认真履行驻村干部工作职责。   我所在的平桥村,人均耕地仅0.5亩左右,且多为黄壤土,粮[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韩文句:政策暖心 干部热心

     我叫韩文句,是镇宁自治县本寨镇红坪村小白岩组的一名贫困户,我能有如今的美好生活,离不开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更离不开村干部们一直以来对我精神上的教育和物质上的帮扶。这几年来,我从一贫如洗的生活状态中脱离出来,走向了幸福美好的日子,我获得最深刻的体会就是,国家的政策是真好,村里的干部亲上亲。[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罗文刚:靠双手奋斗来的幸福

    今年38亩生姜喜获大丰收,产量大概在10万斤左右,产值也有40万元,我的心情无比激动,谁曾想到几年前的我,还是靠着领国家低保过日子的人。[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王启辉:一心紧系民生事 无私付出解民忧

    要把精力用在解决民生事,解除民生忧上,我们的工作到位了、我们的服务周到了,老百姓的脸也笑了。[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付习贵:自力更生 劳动致富

    我叫付习贵,今年41岁,西秀区鸡场乡新合村人,家里7口人,父母年迈,子女都未成年。我因年少时不慎摔断左腿留下残疾,全家只有妻子一人是正常劳动力,生活十分艰难。到如今我成为合作社法人,团结带领多个贫困户共同致富[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黄兴琴:真蹲实驻解民忧 用心用情促发展

    我叫黄兴琴,今年50岁,2017年7月,我从安顺市烟草专卖局(公司)镇宁自治县局派驻到西秀区杨武乡石平村任第一书记。[详细]

  • 【我的扶贫故事】陈小艳:帮扶对象的生活变好,让我很暖心

    未加入扶贫帮扶队伍之前,我是一名人民教师,一次工作调整后,我来到黄果树旅游区社会事务管理局工作。2018年初,我在做好单位办公室工作同时,加入到扶贫工作队伍,被安排到黄果树旅游区白水镇把路村开展包保帮扶工作。[详细]

  • 【我的脱贫故事】周胜举:麻山深处大变了样  收入稳定日子美

     我叫周胜举,是紫云自治县大营镇大岩村狮子岩组的村民,祖祖辈辈生活在麻山深处,你一听到我说“麻山”,可能最先想到的就是“穷”。你想的没错,我们村以前确实穷,这里山高谷深,地理闭塞,属典型的石漠化贫困地区,在过去,我想出去一趟到镇上赶个场,翻山越岭要花一整天时间,这是山外面的人无法想象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