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做实业到建平台 这位福建企业家在贵州打造特色商业IP

2020-09-27 10:31:48    来源:   安顺日报社大数据智慧全媒体      

  从沿海到大山,他把贵州当作了自己的第二故乡,来自海洋的冒险精神,以及大山的厚重,山与海的文化在他身上交融。

  从“贵漂”到“贵定”,到”贵安“,再到“新贵人”,从做“实业”转向搭建“平台”,他称自己的探索为“十年磨一剑”。

  6月25日,记者在贵阳市福建商会,见到了会长黄开枢。他鬓角两侧的头发有些斑白,就像《老人与海》里与鲨鱼搏斗的“老头”,顶着咸湿的海风和无所遮蔽的阳光,笑容沉稳而有力。

  他简单总结自己是一个有理想的人。这份理想,不仅是商业构架上的理想,他还有挥之不去的情怀,并想要通过构建产城融合商业平台,让这种理想与情怀施以更多的影响力。

贵阳市福建商会会长黄开枢

  因“项目结缘”而“有了乡愁”

  黄开枢与贵州结缘,始于2008年。

  “因项目结缘来到贵州,因事业发展了解贵州。”随着全国高铁交通战略布局的推进,黄开枢一手创办的福建联圣兴路建设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成为贵广高铁建设的材料供应商。

  初到贵州那年冬天,贵州遭遇了百年一遇的凝冻,拿着标书的黄开枢被困在一家小旅店里度过了春节。欠发达的山区、恶劣的气候,是他对于贵州的第一印象。

  除了气候,黄开枢对贵州还有诸多“不适应”。譬如许多小城少有外来口味的饮食店,而极具贵州特色的麻辣火锅店到处都是,连店铺里售卖的酱香白酒,品尝起来都是他味蕾不太能接受的“辣”。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联圣发展先后顺利中标沪昆、渝黔等铁路的建设项目。项目到哪里,他便到哪里。一人,一车,一司机,他随着项目在贵州大地上不断“迁移”,几年中跑遍全省88个县区。白日里司机开车,黄开枢睡在后面;晚上他开车,司机便睡在后面。

  贵广铁路贵州段、沪昆铁路贵州段、渝黔铁路贵州段、成贵铁路贵州段……铁路建设的地方都有黄开枢的身影。他在见证贵州从基础设施欠发达到高铁、高速、水运等交通日趋完善,以及多维立体的路网带来经济社会日新月异变化的过程中,逐渐对贵州的饮食与白酒产生了喜爱。

  “有一次回到家乡,我忽然想念起贵州的饮食和贵州的美酒。那一刻,我对贵州有了乡愁。”黄开枢认为,乡愁,并不只是儿时与故乡相偎相依的记忆,还有长时间融入一个地域而产生的情怀。

  2014年,黄开枢作出一个重大决策,决定挥师向西南,把联圣发展正式落户贵州,并以贵州为核心,辐射整个西南地区。

  从沿海一线城市转向相对欠发达的西南地区,黄开枢的朋友不理解,劝他“再认真思考一下”。他认真思考后解释:“因为欠开发,才有快速发展的空间。”在他看来,贵州就像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遍地是机遇,只待腾飞时。

黄开枢接待来客

  变“单一业态”为“江湖论剑”

  黄开枢决定“扎根”贵州之时,中国拉开了新一轮供给侧改革的序曲。“历经30年的商海打拼,我深知民营企业发展的痛点,尤其进入贵州的异地企业与商团。”他意识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企业管理模式和思维方式都是一次新考验。”

  黄开枢的战略眼光在诸多不确定中异常坚定——当他的公司成为高铁建设中排名前十的供应商,他却“背道而驰”作出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收缩原有材料供应的业务,将自己的精力投入全新的商业构想和平台建设中。

  这一过程,十分痛苦,不仅要力排众人的怀疑、不解和误会,等待他的是未知。接下来的四年,黄开枢陆续将五千万的资金投入进去。没有产出的投资,没有即时收益的项目,再加上原行业中由于精力分配而导致的业务收缩,黄开枢形容:“好几次都走到悬崖边。”

  在他的努力下,写字楼里出现了精致的起居室,企业家们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会客厅宽敞舒适、陈设雅致,解决商人们社交所需;麦肯锡、四大所等企业金融管理服务公司也在此设点,为企业提供便利的服务。合伙人平台吸引了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中国电建集团航空港建设有限公司等多家央企、国企、主板上市公司入驻。

  2018年,贵阳市福建商会成立,黄开枢当选为会长。与传统商会只设立秘书处不同,贵阳市福建商会以企业化模式运营,增设了商务部、法务部、金融部,并通过实业公司的运营产生效益,以商养会。

  2019年,贵阳市福建商会进一步广开门户,招纳全国各地的企业家、创业人士加入。现在商会已有2500家成员企业。

  “非资源整合,而是资源融合。资源整合存在一定的‘弱肉强食’,资源融合则是守望相助。我们应该像在武侠世界里一样,在商业江湖里与其他门派论剑交流。”说这话的时候,黄开枢气定神闲地泡着福建特有的茶招待来客。

智慧企业体验馆

  既“聚合发展”也“深度合伙”

  “商会平台可以承载各方专业人士,他们在此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态位’,发挥出自己的才能。”黄开枢有发现各方专业人才的敏感度,而他的谦逊和尊重,又很容易令各类人才跟他产生黏性,几年下来,加入平台的开放性合伙人又发展成平台的深度合伙人。

  所谓“深度合伙”,即就某一项业务成立业务公司开展深度合作。其中,合伙人占超过半数的股份,平台占40%至49%的股份。

  福建四维联展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的设计总监陈魁就是商会平台的第一位深度合伙人。用黄开枢的话说,陈魁是被他“骗”过来的。

  2014年,黄开枢在观山湖区买下7800平方米的三层写字楼,从福建请来了多年的好友陈魁帮助其打造“民营企业聚合区”示范区域。

  当陈魁得知黄开枢要用如此大的办公面积及大部分精力来研发一个全新的平台,他认为“风险太大”,建议“不要投入,不要装修,待到地皮升值了卖售”。

  “你尽全力创意,无虑其他。”黄开枢坚定地回答:“装修风格,既要体现闽文化,也要有黔元素。”

  为深入了解贵州,陈魁带着自己的核心团队走访贵州的苗寨、布依寨、屯堡等。在此过程中,陈魁逐渐被贵州山水和文化所吸引。2018年年初,三层写字楼全部装修完工,随处可见贵州的大山气韵与福建的大海风情,两位福建商人逛完他们共同倾力构建的空间,默契地笑了。

  陈魁约黄开枢吃饭,酒过三巡后道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三年时间,我了解了贵州、喜欢上贵州。我也想留下,做‘新贵州人’。”

  如今,7800平方米的示范区里,已有十几家公司与商会平台“深度合伙”,涉及家居建材、空间设计、建筑工程、消防智能化等行业。

  除了较为成熟的企业,黄开枢也为归乡的创业者做好了设想。“青年才俊回到贵州,没有地方施展拳脚,也可到我这里来。平台帮忙联系资源,给他们施展抱负的机会。”

全国首个民营企业聚合区规划图

  建“训练营”创“特色商业IP”

  贵阳市观山湖区,黔灵山路与贵遵路交叉口西北侧352多亩的地块,正规划建设全国首个民营企业聚合区。

  关于这个民营企业聚合区,黄开枢有了更深的思考与构想。

  黄开枢的规划中,聚合区的写字楼颠覆传统的办公空间,布局1/3面积打造文化区域,2/3面积作为科技智能化办公区域。

  黄开枢更了解外来民营企业的“切肤之痛”,根据他多年所感知到的“痛点”,民营企业聚合区将构建起全国首家“全生命周期”生态闭合服务链,全方位解决入驻企业发展中的“痛点”,助推企业发展壮大。

  在此入驻的企业壮大后,若想要寻求更广阔的空间,聚合区会对他们所在的办公区进行原价回购,为下一家企业入驻腾出空间。“希望这儿成为民营企业的‘训练营’,一家家企业从这里走出去,发展壮大,把他们的‘营房’腾空,新的企业再入驻进来,生生不息。”黄开枢说,“这是我想打造的第一个IP。”

  另一个IP,和贵州息息相关。借助商会平台的信息渠道、商务渠道、人脉资源等,聚合区将成为面向整个贵州最好的招商平台。平台提供的信用保证与路演机会将把政府与企业商户之间的通道打通,协助全省88(区)县进行招商引业。

  “没有滞销的产品,只有错配的资源。”解决政府的痛点,为政府以商招商,这便是黄开枢对于聚合区终极目标的规划。

  目前,商会平台已对接了金沙、龙里、瓮安、玉屏等县。在这几个县中,黄开枢对金沙印象较为深刻:“金沙矿产资源种类繁多,我们可以在废弃露天矿山开展生态修复,实现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

  “期待这一模式在贵州成功,我就可以带着贵州血统的IP落地全国。”谈及未来,黄开枢信心满满。(记者李思瑾实习记者龚国熹来源:多彩贵州网)


责任编辑:胡晓 编审:李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