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贵州造:罗甸 小小打火机的亚欧之旅

2020-09-27 10:26:59    来源:   安顺日报社大数据智慧全媒体      
小小打火机将贵州融入全球产业链

  8月中旬,在迪拜旅游博主的视频里,罗甸县边阳镇村民张绍华,无意中看到超市里摆放的打火机,一眼就认出是自己厂里生产的,他顿时兴奋起来,拿起手机转发视频,分享这份喜悦与自豪。

  喜悦同样来自边阳镇的打火机企业:今年以来,出口量在增长,用工人数在增长,工人的收入也在增长。用一个词形容:逆势上扬。

  从2017年起,因龙头企业带动,湖南邵东的多家打火机企业已陆续搬到了边阳镇。今年,在疫情对外贸行业的冲击下,边阳打火机产业出口量不减反增,预计出口到欧美、中东、非洲国家的打火机产量将超过一亿个。如今,产业集群形势发展越来越好,更多的打火机企业希望落户园区,企业带来的大量用工岗位,不但解决了边阳镇的就业问题,也从方方面面改变着边阳人的生活。

  边阳镇,曾经是贵州“四大旱码头”之一,自古商贸活跃,镇上的福建会馆、四川会馆的遗迹就是见证。今天,“边阳造”打火机年出口达一亿个,个中缘由是啥?

罗甸边阳镇的打火机工厂

  “边阳造”打火机遵守“欧标”

  欧洲人对安全标准特别注重,从中国进口的打火机重量比国内普通打火机重,打火装置的标准为:44个月以下的儿童无法按压点火。

  每天,有这样忙碌的一幅画面:欧亚大陆的东面,贵州罗甸县边阳镇中焰环兴打火机厂区11栋厂房,从注塑、焊接、充气、调试、翻板、贴标、包装,经过10多项人机合作的大小工序,把20多个零件拼接在一起,做成一个打火机。这些打火机,马上要运到欧亚大陆的西面,远销法国、西班牙、俄罗斯等国家。

  中焰环兴生产出的打火机90%要卖到国外,说小只是一个廉价打火机,说大则是中国品牌。思想决定出路,自从打火机厂在边阳镇落户,质量就放在了生产的第一位。久而久之,工人的责任感越来越强,哪怕是简单的贴标,他们也追求严丝合缝,达到完美。

  打火机厂的贴标车间,是制造打火机的最后一个工序。按照各国订购商的标准和要求,在打火机上粘贴定制商标。

  “这是出口欧洲的,这是出口俄罗斯的,这是卖到中东地区的……”贴标工人张绍华说,各国对进口打火机的要求不同,俄罗斯青睐防风火机,中东地区喜欢易点燃、轻便的打火机,出口欧洲的打火机就比较重,按压打火装置很紧,标准为44个月以下的儿童无法按压打燃。“每一个商标就是一种标准、一个民族的生活习惯,让我不出国门就了解了世界。”

  张绍华在打火机厂干了两年,每次为打火机贴上新商标,他总会追问打火机的去向,由此知道自己生产的成品,到了世界的哪个地方。

  “我们老板经常在国外看到‘边阳造’打火机,在欧洲要卖0.55欧元一个,折算成人民币约4.4元,而这个打火机在国内也就1块钱一个。”张绍华说。

  贵州生产打火机有着海拔优势

  边阳镇海拔在800米左右,在这个海拔调试成功的打火机,在高海拔地区能打燃,在低海拔地区也不会因为气压过高,引起打火机爆炸。

  在打火机厂,除了调试车间,其他区域都杜绝出现明火。“调试车间就是调火,边阳调试出来的打火机出火稳定,这与边阳的海拔高度有关系。”中焰环兴打火机厂总经理白龙金说。

  20多年前,中国的打火机产业主要集中在浙江、广东。2005年,打火机产业第一次向河南、湖南内迁,湖南邵东成为全国最大的打火机基地,中焰环兴是邵东的第二大打火机企业。在几年前,因为发展受到限制,邵东打火机企业纷纷到贵州建厂扩大生产规模,罗甸边阳镇积极争取到了中焰环兴,中焰环兴看中的正是边阳镇的海拔优势。

  “浙江、广东、邵阳都是低海拔地区,在这些地区生产的打火机,在较高海拔地区容易打不燃。”白龙金说,边阳镇海拔在800米,通过他们的实验,“边阳造”打火机到了西藏也能打燃,在低海拔地区也不会因气压、温度过高引起打火机爆炸。

  品质是企业发展的灵魂。两年多来,边阳中焰环兴的出口量不断增大,即便在今年疫情影响下,海外订单仍不减反增,打火机出口量预计将超过1亿个,比去年出口量翻了一番。为了助推企业扩大规模发展,边阳镇出资700万元入股中焰环兴,并协调了银行贷款500万元。

  “真是一战成名。”边阳工业园区工作人员甘兵说,“边阳造”打火机在业内打响了品牌,如今中东、欧美、非洲都是“边阳造”的市场。目前,又有4家邵阳的打火机企业入驻园区。如今,每周都有打火机企业和产业链上的配件厂到园区洽谈落户的事宜,边阳镇期盼小火机未来能做成大产业,这样边沿镇的居民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厂房外停满了工人的交通工具

  家门口挣钱收入不愁还方便

  家门口工作,一对夫妇月收入在8000元左右,他们算了一笔账:收入比在沿海城市少了3000元,但他们不用再请求亲戚朋友帮忙照看家中老小,亲情账赚了。

  每天上午8点前,四面八方而来的电动自行车如蜂拥一般驶入边阳工业园区。8点,杨米英准时站在工作台前。她在打火机厂工作两年,每天能做上万个打火机成品。在厂房里张贴出的工资表里,杨米英6月份的工资是5209元,和她名字同时在表单首页的,还有几位高工资的工人,她们是其他员工追逐的目标。

  下坝村村民罗小田夫妻在打火机厂工作也有1年多时间,夫妻俩的工资加在一起有8000元左右,比在外地打工要少3000元。

  收入貌似少了,但罗小田会算亲情账。她说:“现在一家人在一起,不用每年春节大迁徙,可以照顾老人和小孩”亲情账赚了!”

  今年,中焰环兴的本地员工已经达到了320人,比去年增加了120人,而且岗位还有剩余,每天还有村民前来参观应聘。顾及到工人都是本地人,打火机厂从来不让村民加班,上班时间从上午8点到下午6点,中午有1个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

  前不久,工人还向厂里提出餐车送餐的建议,这样能节约不少时间,多做几百个打火机。

  距离边阳镇工业园区几公里,是罗甸县最大的易地搬迁点,搬迁人数达到1.9万余人。把“六稳六保”落实到每一户,政府协调企业在居民区楼下办起了就业扶贫车间。

  74岁的卢昌华是和平村搬到镇上的建档立卡户,儿子是聋哑人。父子俩不方便到厂区打工,就在家门口就业。卢昌华父子的工作很简单,把小灯泡放进打火机底部、慢慢拧上螺丝。“一个月,我们父子能挣一两千元零花钱。”卢昌华笑着说。

  (田坚李强)

  短评

  打火机背后的

  贵州发展秘密

  今年上半年,贵州出口逆势增长10.3%,在疫情防控和脱贫攻坚两线作战的繁重任务面前,贵州仍然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

  贵州经济增长长期领先,背后究竟有怎样的秘密?罗甸县边阳镇生产的打火机可能给出了部分答案:

  东部产业正在向中西部转移,为我们带来重要机遇。通过采访,我们看到,承接东部产业转移,逐渐成为贵州经济持续发展的强劲动力。

  贵州正在连接进全球产业链条。经过多年来的交通基建建设,贵州的交通优势正在显现,边阳打火机远销全球,说明贵州的产品已完全能够通江达海,地无三尺平的贵州在交通上不仅已无障碍,甚至成为重要的交通枢纽。贵州变“平”了,基础设施已经搭就,舞台已经搭好,贵州企业完全可以有全球视野,在全球产业链布局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打火机产业选择贵州的原因或许也是生动的诠释。贵州海拔适中,打火机生产“来高接高,来低接低”,我们的山地成为无法取代的地理优势。

  贵州人力资源的优势正在凸显,脱贫攻坚为乡村振兴埋下伏笔。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人工成本,贵州是人力资源输出大省,多年来一到春节之后,大家纷纷外出务工。随着脱贫攻坚的推动,返乡农民工在家乡找到创业机会,移民整体搬迁也为产业发展提供了更多的人力资源。

  打火机只是一个小产业,技术含量并不高,但恰恰是这种产业的发展能反映出贵州经济增长背后的秘密,后发先至,少走一些弯路,在保护好绿水青山的前提下,守底线、走新路。我们期待贵州山中这些小小的产业星火能够形成燎原之势。

  (舒大樵)


责任编辑:胡晓 编审:李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