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宁革利乡:“水到渠成”奔小康

2020-07-15 10:15:19    来源:   安顺日报社大数据智慧全媒体      

  一大早,才六七点的样子,赵永刚摸了起来,一切收拾妥当,准备下山挑水。

  挑上担子,赵永刚出门往山下走,路上遇上好几位挑水的同路人,几人便闲聊了起来:“今天要搞几桶?”“三桶得了嘛,挑完都大中午了,还要去田里面嘞。”“还是你厉害,我搞两桶差不多了。”“哪个想多挑嘞,就怕明天要下雨,到时候坡垮路滑,请马儿来都驮不走喽。”

       革利村的两座各200立方米的高海拔水池

  赵永刚所在的位置,是镇宁自治县革利乡水牛坝村水牛坝组,该组所在位置海拔高度达1600多米,是镇宁海拔最高的村组,常年缺水。用水,只能下山去挑。

  “上下高度几百米啊,都是山道小路,又窄又弯,一下雨就完蛋,脚底会打滑。我们乡里不少人家,为了离水源近点,一家人都搬到半山坡去咯,那些地方孤零零的,人烟都不得。”如今,回忆起曾经的艰难情景,赵永刚感慨地说,像他们这种挑法,一个早上能挑来三桶水,那天就算是个好日子了,多的不敢想,除非不生活了,一天到晚就挑水。

  这样艰苦的日子,不知伴随着这一带的高山居民们度过了多少个年头,历经了多少代人。刻在骨子里对水的渴望,让他们内心始终保持着的希望,永不干涸。“谁不想好好的喝上水、用上水?”赵永刚无奈地说。

       水牛坝村的高海拔水池,在此需向上再提灌100多米

  位于镇宁自治县中部的革利乡,全乡平均海拔1646米,因为海拔过高,各处的村落民居就像一颗绳子上的不同节点,垂直而落。山高缺水,许多村民们只能徒步上下几百米的海拔高度,到山腰、山脚挑水回来。人挑不动,就得马驮,山道难行,时常还有有危险发生。因此,对于革利乡的许多村民来说,每天早上的工作就是挑水,一挑就是半天。

  “我们这里,海拔高,常年雾气覆盖,产得一手高品质的高山云雾茶,但是每年采茶的时候,就是最缺水的时候,挑得半天水回来,还有什么时间、精力采茶。”赵永刚说,在这里,村民们每天大半时间拿去挑水,不仅耗费时间,更重要的是耗费精力,分配到生产上的精力就少了很多,产业的发展也受到严重影响。

  “要么吃不上水,要么因为挑水抽不开身,村民们不是在挑水就是在挑水的路上”革利乡党委委员令狐昌志说,饮水、用水问题,是革利乡脱贫道路上一道高高的坎。

水牛坝村的高海拔水池

  终是拨开云雾见天明。随着脱贫攻坚工作的逐步开展,革利乡的苦日子终究是迎来了头。2017年,在国家政策的引领下、脱贫攻坚政策的不断释放下、全乡干群同心,向饮水、用水难的问题发起猛攻。“水的问题,再是个坎,也要迈过去!”这是革利乡所有干部群众共同的心声。

  说干就干。2016年,通过申报,革利乡得到了来自县水利局的支持,以全乡饮水问题最严重的革利村和水牛坝村为重点,一项覆盖全乡的饮水提升工程正式启动。

  “在革利和水牛坝这两个村中,存在全县范围内海拔最高的几个自然组,村民们饮水困难,水源遥远,需要花大功夫、大力气修建管道水池,这里拿下了,全乡就不会有拿不下的地方。”令狐昌志自信地说。

      村民打开水龙头,清澈的水哗哗流了出来

  2017年,全乡各处的饮水提升工程相继开始,县水利局、第三方施工队、乡政府相互配合、协调,工程有条不紊地推进着。

  “县水利局负责出资、把控、监督、验收,第三方施工队负责施工,我们的乡政府和村委就负责各项协调工作,因为水管铺设可能要经过农户土地,得靠我们协调。”令狐昌志说,项目建设过程中,各方都积极出力、增大效率、抢抓时间,争取项目尽快完成,村民们也都争相出力,积极配合。

  “协调啥哦,我们当时还想反过去协调,让水管赶紧从我家土地过,把水的问题早点解决,这是我们得益嘛!虽说要从土地过,但是政府承诺严格控制埋管深度,不会影响农事,我们当然选择相信政府!”。水牛坝村王占马组村民周志坤说。

  经过紧锣密鼓的工作,在2018年前,全乡饮水提升工程全部落成,总计花费700多万元资金,光是革利村和水牛坝村的这两处,就花费了400多万元。

  “革利村的水,我们是从离村17.4公里外的人仁坡村尤西组一处水源点拉来的,该水源所在位置海拔高度1583米,高度正好合适,能够直接覆盖革利村。而水牛坝村的水则是从3公里外的窝寨村小佑羊组拉来的,但是海拔不够,只能拉到1450米,所以施工方在1450米处修建了一处水池,再通过一次提灌,上到1600的海拔,才满足了群众们的供水需要。”令狐昌志说。

  “不敢想啊,如今放眼革利乡,哪个还会缺水喝?多亏了国家的好政策,多亏了咱们的好干部!”赵永刚乐呵呵地说,国家政策指引、干部群众奋斗、小康生活来喽!(安顺日报社大数据智慧全媒体记者  张江隆)





责任编辑:顾宇 编审 毛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