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它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先锋 如今,在奔小康的路上仍初心不改

分类:安顺时政 2018-11-12 18:39:11 来源:安顺新闻网
分享到:

从“人民公社”,到农村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再到农村土地“三权分制”,中国的每一次农村土地改革,始终牵动着这位偏远山村普通农民的生活。

  陈高忠是关岭自治县顶云街道(原顶云乡)石板井村地道的农民,他一生的故事,离不开作为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

  从“人民公社”,到农村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再到农村土地“三权分制”,中国的每一次农村土地改革,始终牵动着这位偏远山村普通农民的生活。

  今年81岁的陈高忠子孙满堂,在村子里安享晚年。他说:“作为农民,我这一生都在种地,国家农村土地政策越变越好,咱农民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了。”

  从“饿肚子”到“吃饱饭”

  陈高忠,一字不识,但他聪明,20岁时,到贵阳修铁路,第二年回到村里搞过食堂。他因1977年带领生产队30户群众搞“包产到户”,被群众戏称为“陈大胆”。

  79岁的陈高忠在石板井村村委办公室清楚地回忆:人民公社搞了七八年,粮食收入一年不如一年,以生产队为基础的大集体,社员出工拖拖拉拉,窝工现象严重。

  1976年,以陈高忠为队长的石板井村陶家寨生产队有30多户180多人,与全国各地一样,以生产队大集体的方式经营管理土地,农民人均年收入仅为56元,人均粮食100多公斤。

2.jpg

  1977年,队长陈高忠带领生产队员李国昌、陶天云、陈宗富、罗定尧、罗国民等人在顶云乡陶家寨生产队头一年悄悄推行“定产到组”,接着“包产到户”,到了秋收,陶家寨的粮食产量比往年增加了两倍多,年人均粮食从原来的100公斤增加到250公斤,人均收入从56元增加到200多元。

  1978年11月11日,《贵州日报》加“编者按”在报纸的头版以《定产到组姓“社”不姓“资”》和《定产到组,超产奖励行之有效》的醒目标题发表了两篇报道,详细反映了定产到组的经过,引起社会各界极大关注,“顶云经验”被人们称之为中国农村改革的先锋。

  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正式实施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这改变了我国农村旧的经营管理体制,解放了农村生产力,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经营积极性。

  “定产到组、超产奖励”可谓立竿见影,极大地解放生产力,增加了粮食产量,对推动农村改革起到积极的示范和带动作用。陈高忠对记者说,“包产到户”后,他家分到6亩土地,他带着全家七口人在田地里辛勤劳作,每年生产的粮食除了上交“国家粮”和“集体储备粮”,余下的粮食足够全家人吃上两年,温饱问题彻底解决了。

  从“吃饱饭”到“过穷日子”

  “日子过着过着,总感觉越来越紧巴了。”陈高忠冒着“坐班房”的风险带着群众推行的土地“包产到户”制度,解决了村民们的“温饱”问题,让他疑惑的是,村民们每天都辛勤在地里耕作,很难过上“好日子”。

  “土地分到户了,家家户户守着自己的几亩土地,吃饱肚子没讲的,就是没有钱用,当时交通困难,种出的粮食也不知道到哪儿去卖。”过惯了苦日子的陈高忠作为本分的农民,只要能填饱肚子,心里已很知足。

  “孩子们怕过穷日子,不肯继续跟着我在地里干,跑到深圳打工赚钱去了。”1992年,邓小平南巡,国家新一轮改革开放启动,沿海城市对外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也吹到了石板井村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陈高忠的几位儿女和村里许多年轻人开始了沿海城市的打工生活。

3.jpg

  “靠种植传统庄稼的土地收入太少,日子越过越穷,不去打工,才怪!”吴兴伦是石板井村现任村支书,他说,眼看着周边县区许多村庄的农民,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好,没有年轻人会愿意跟着老一辈守着土地在家过穷苦日子。

  随着青壮年劳动力纷纷外出打工,石板井村大量土地闲置。陈高忠等老一辈看在眼里,心里感到惋惜。直到陈高忠75岁时,他还坚持在自家的六亩地里耕种,孩子们在外打工赚到钱,都劝他别种。他说,土地和人一样,相处久了,也是有感情的。

  从“过穷日子”到“奔小康路”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解决了群众吃饭问题,但这种一家一户的土地分散经营模式,随着现代农业科技进步,已不适应现代农业的规模化生产。”吴兴伦介绍,从2004年开始,石板井村就积极探索土地合理流转新模式,提出土地“打包经营”,即大户从村民手中流转土地后规模化种植,并支付村民土地租金,村民可到地里打工挣钱。

4.jpg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提出,全面开展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为最大化地激活农村土地效益,推进农村产业规模化发展提供了新的保障。

  新的农村土地政策,进一步增强了农民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信心。2015年9月,石板井村“关岭自治县民富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吴兴伦等村干部在原来“打包经营”的基础上,成立合作社,带领群众发展集体经济。

  “土地不确权,以后连个名目都没了,担心把土地改没了。”2016年3月,村委对村里的土地进行统一“确权”。土地确权后,陈高忠心里就像是吃了颗“定心丸”,主动找到吴兴伦,将他的6亩地全部流转到村合作社,每亩地年租金600元,年底还可参与土地收益分红。

  2016年10月22日,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提出农村土地“三权分置”,这是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又一重大制度创新。

  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更增强了吴兴伦带领群众调整产业结构规模化发展现代农业的信心。

  目前,石板井村级合作社发展关岭牛200多头,种植牧草700余亩;种植683.9亩生姜、蔬菜;种植温克提子160余亩,平均每亩收入2.5万元。截至2017年,石板井村现有集体资金共215万元,人均可支配收入达9800元。1062户4389人都走上致富坦途。

6.jpg

  从为“饱肚子”实行包产到户,到为拜托“穷日子”外出务工,再到发展村集体经济“奔小康路”,顶云人踩着中国农村土地改革的时代鼓点,在每一个发展节点勇立潮头。(安顺日报社全媒体记者伍水清/文  卢维 高智/图)


(责任编辑:顾宇)

网友评论